恒洞金 > 头条百科 > 网贷百科 >

宏立城集团的非典型崩盘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

  “年薪230万,每个季度的奖金是200到300万,算下来年薪能达到1200万元左右,当然最后实际拿到手的不可能有那么多。”说起自己在贵州宏立城集团(后文简称“宏立城”)工作的一年多时间,王成如梦幻般。

    他是2017年下半年入职宏立城的,宏立城是贵州当地最大的房地产开发企业,王成的职位是分管某一个部门的副总裁。在这家企业,与他级别类似的副总裁有更多,例如分管营销、财务等,年薪基本都过千万,而总裁级别的则更高。

    宏立城在贵州只开发过两个项目,一个是山水黔城,总共9000多户;另一个是贵州花果园,正是这个被称为“中国第一神盘”的项目,让宏立城一举成名,也一跃成为贵州第一大开发商。

    花果园项目是彼时贵阳最大的棚改项目,总拆迁户达20000多户。宏立城在2009年和2011年分两次拿下项目地块,拿地楼面价仅为160元/平米,远低于当时贵阳600元/平米的平均楼面价。

    宏立城彼时的总资产仅有35亿元,而拿下花果园项目地块就花了29亿元。倚仗着这些资金,宏立城撬起了日后资产接近1000亿元的花果园项目。

宏立城集团的非典型崩盘

    除了极低成本拿地之外,宏立城从贵阳市政府那里获得了超强的政策支持。“肖总(宏立城集团董事长肖春红)肯定在当地有很熟的人脉和资源。”王成说。

    贵阳市政府允许宏立城“生地熟挂”,即政府先以生地挂牌,让开发商预交土地费,用以拆迁和土地整理,待完成以后再转让熟地,这极大降低了开发商的拿地成本。同时,政府允许宏立城在项目挖地基阶段,只要预交25%的工程款,就可以取得预售证对外销售,这极大加速了开发商的资金回笼。

    2010年,花果山正式开盘,由于项目体量巨大,宏立城采取低价倾销的战略,其5000多元每平米的开盘价几乎只有贵阳主城区平均房价的40%左右。以价换量的结果是,2012年贵阳全市新房销售1100多万平米,花果园就占了一半,达550万平米,其一个盘的销售量竟然排在当年各大房企年度销售榜的第7位,超过了华润、金茂等房企的年销售额。

    神盘效应让宏立城风光无限,花果园随后几年的销售也为宏立城带来了滚滚的现金流。但是,到了2017年,花果园项目住宅销售已接近尾声。

    下一个神盘在哪里?宏立城集团董事长肖春红茫然了,他想到的是高薪聘请“超强大脑”。

    2017年年中,原万达高管张云计被肖春红礼聘过来,担任公司的战略转型办主任,级别是总裁。随后,包括李连军 、杜晓霞在内的大量“万达系”人马加入宏立城。

    “刚入职宏立城进行员工培训的时候,我们那个小组成员进行自我介绍,结果发现好多人原来都在万达任职过,到我发言的时候,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也在万达呆过了。”一位已离职的前宏立城中层管理人员表示。

    有了非常之人,肖春红要干非常之事了。放眼神州,没有他看得上的区域和项目,它的目光投向了全球,他要打造世界第一神盘。

宏立城集团的非典型崩盘

    “肖总的战略眼光说实在,我们底下这些职业经理人有点看不懂,也跟不上。他的心态怎么说呢,曾经沧海难为水,既然自己已经操盘过中国第一神盘了,那国内其他区域其他项目他都没有什么兴趣了,觉得没有超越性,没有挑战性,他要搞就要搞一个更大的。”王成说。

    这个更大的世界第一神盘,就是位于印度尼西亚的美加达新城。该项目占地面积高达2200万平方米,超过贵州花果园项目数倍。公开报道显示,美加达新城价值278 万亿印尼卢比(约合人民币1311亿元),将成为雅加达最大的卫星城。

    王成表示,美加达新城最初由印度尼西亚最大的金融控股财团之一力宝集团(Lippo Group)单独开发。该项目位于印尼首都雅加达市东Bekasi区Cikarang,距离雅加达市中心约30公里,是印尼最主要的工业开发区,域内外商投资加工企业众多,劳动人口稠密。

    力宝集团首席执行官James T.Riady曾对外表示,该项目是该公司创业67年以来最大的投资工程。第一阶段,美加达新城已开始兴建 25 万个住宅单位,将直接容纳超过100万人的城市社区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