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热门关键字:
当前位置:主页>石雕资讯>石雕小贩白手起家 如今身家百万
石雕小贩白手起家 如今身家百万
来源:作者:本站
尽管在武汉生活了十年,郑安飞说话仍带有浓重的浙江口音。在讲述他的创业故事时,因为口音问题,他不得不连带着比比划划,好在他妻子一直在旁笑着补充,才使得这次采访顺利完成。   郑安飞的家乡是浙江的一个海边小城,他初中毕业就做了石雕学徒,从18岁开始,靠借来的500元白手起家,如今已在武汉开了两家石雕店。   初中毕业后,两年学成石雕手艺   我家在浙江的一个小城,离海边只有100米,与温州仅一水之隔。   不过,我童年的最深刻记忆,不是大海,而是贫穷。   我家里有兄妹6人,父母没什么工作,靠倒卖一些小商品,才把我们养大。我也知道家庭环境差,在读书的时候,每到周末,我就帮父母做生意。   说是做生意,其实相当于走私。因为在沿海,经常会有些外来的货物,我父母就把这些货物偷偷运到外地卖,赚一点差价。有一段时间,父母从上海批发一些走私香烟到温州卖。他们把香烟放在篓子里,上面再撒上厚厚的一层米糠。尽管这样,有时也会被查到,父母和我都曾被抓到派出所。   郑安飞喝了口水,沉默了一下。   记得有一次,我跟着父母一起去温州贩卖香烟。小孩总是很有好奇心,刚出车站,我看到街边有小人书摊,就跑去看了看。当我回头找父母时,发现怎么也找不到———我跟父母走散了。   在那儿,人生地不熟,我年纪又小,急得快要哭出来。幸亏我记性好,后来找到了跟父母有生意往来的香烟店,老板把我送上了回家的汽车。   到家后我才知道,这次父母在温州又被“查出来了”,香烟全部被收走。   现在想想那时的生活,真的只有“动荡”和“贫穷”可以形容。父母赚钱赚得很辛苦,也不太光彩,但赚来的钱刚好够把我们养大。我能一直读到初三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   当时,与我同龄的年轻人都早早出来做生意赚钱,我初中一毕业,也开始跟着哥哥卖海鲜。我们住在海边,本来就是靠海吃海,因此,做海鲜生意的人很多,生意自然不好做。   我决定换一个行业。正好那时有一个表哥在学石雕,我打算先去看看。然而,一踏入工厂,我就立刻被那些姿态各异的石雕迷住了。这些石雕有的是雕琢成古代仕女,有的雕成花卉,有的是山水……每个石雕颜色、形态都不一样。   我觉得做石雕很有趣,便跟着表哥一起,开始成为一个石雕学徒。   师傅告诉我,石雕要利用石头本身的色彩、纹理,通过艺人的想象力,因材施艺。因此,每个石雕都能雕出独一无二的神韵。   那时,师傅带了3个学徒,每个人要专攻一种石雕技术,我是专雕人物的。刚开始,师傅打好糙坯,再给我雕琢。一年后,我就可以雕些简单的人物造型了。   我跟着师傅学了两年,终于学会了石雕的入门手艺。   我忍不住问:“学两年只能学到入门手艺,这门技术不好学吧?”   “是啊。”郑安飞伸出手,指着满手的疤痕说,“这些疤都是给雕出来的。学石雕的时候,手上新疤盖旧疤,从来没好过。”   借来本钱500元,开始全国卖石雕   不久,师傅改行做低压电器,小工厂也关了门。   我想自己做石雕生意,又苦于没本钱,只好找父母借钱。但母亲一口回绝了我,她说我年纪太小,不适合做生意。可是我学石雕已经学了两年,我相信一定能在石雕这一行里赚到钱。   我找同学借了500元钱,自己去进原石(石雕原料)。 浙江本身就出产青田石,再加上以前我跟着师傅学石雕,特别留意学习怎么分辨原石能否用来雕刻,也掌握了原石的进货渠道。因此,第一次去进石头就很顺利,我进了100多公斤青田石,其中有80多公斤可以用,只有30多公斤不能用。   郑安飞笑着说:“那时候石头便宜,1公斤才4.6元,现在一公斤青田原石价格都到400元了。要是在现在,我拿500元怎么都起不了家啊。”   石头运回家后,我开始没日没夜地雕,足足雕了两个月,才雕好这些石头。   我舍不得花钱运石雕,就把几十公斤的石雕装到背包里,一直背上前往杭州的汽车。在车上,我心里很忐忑,而沉重的背包也时刻提醒我:包里装的不仅是我的全部财产,也是我的所有希望。如果这些石雕能卖出去,我就能赚到第一笔钱,更重要的是,这也说明我这条路走对了,石雕生意可以做下去。 我怕石雕在颠簸的车上会被碰碎,就把背包抱在身上,一只手紧紧抓着包带。我记得那是个夏天,天气又闷又热,车到站的时候,我的裤腿都汗湿了,背包上也留下一大块汗渍。   一下车,我顾不上休息,马上买了一份地图,按照上面的标志,找到西湖旁边的一家旅游美术公司,这里一般经营金石、印章、字画等物品。   我本来是想碰碰运气,就去店里看了看,跟营业员聊了几句,正巧,有个营业员跟我是老乡。她看了看我的石雕,点拨我说,等到下午经理会过来,你可以直接跟他谈。   接下来的事情顺利得出奇,现在想想,我觉得就好像老天在帮我。经理过来看了看我的石雕,全部要了下来,开价2700元。这可是我赚的第一笔钱,我攥着钱,心里乐开了花。   一回到家乡,我就马上把500元钱还给了同学,剩下的钱买了些原石自己雕,同时还批发了部分成品。就这样,每隔一段时间,我都会带上一百多公斤的石雕,先坐车到杭州,再顺着重庆、成都、昆明沿途推销,再经过武汉返回。每到一个城市,我先跑遍豪华酒店、画廊和旅游美术公司。什么时候石雕卖完了,什么时候回家。只要赚了钱,我就全部拿去进货,然后再出一趟门。   这样赚的真是血汗钱,每一分钱都赚得很辛苦。   我跑了一年多,12个月我足有9个月在路上,终于像滚雪球一样,赚到一万多元钱。但不久,我遇到一个骗局,让我赚的钱全部打了水漂。   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骗局。一个昆明的画廊老板对我说需要大量的货,我便拿了1.7万元的货给他,对方叫我下个月去拿钱。因为以前我跟他做过几次生意,虽然金额都不大,但付款都很及时。我没多怀疑,然而,等到第二个月我再赶去,那个店门却紧紧关着,画廊早已人去楼空。   我不甘心,马上去报警,可是查出来的结果很无奈,那个老板的所有证件都是假的,想把货找回来,可能性太小了。   怎么办?这些货已经占用了我全部的资金,我这两年的辛苦都白费了。   我迷迷糊糊地在昆明的街道上走着,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回了那家店,一个人坐在那个画廊门口,可能心里是希望那个老板良心发现再回到这里。   天慢慢黑了,我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。   旅游礼品起家,如今专攻收藏品市场   回到家,我劝自己,吃一次亏没什么,还可以从头再来。 我找朋友借了6000多元钱,还像以前那样进货,然后全国各地到处跑。跑的时间长了,在很多城市都有朋友,特别是在武汉。1995年,我拿着货跑到武汉时,几个开画廊的朋友找到我,他们劝我不要再这样跑下去了,干脆就在武汉做生意。他们正好打算在归元寺附近开一家艺术馆,想拉我入伙。   “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在全国到处跑,确实也觉得很累了。”郑安飞说,“我考虑了一下,很快答应下来。”   当时,我手头没什么资金,只有7万多元钱的货。我便把这7万多元钱的货全拿到了艺术馆。   因为是在旅游区,所以艺术馆几乎做的都是外宾的生意。我还记得开业第一天,艺术馆就迎来了一个日本旅游团。 一个日本人看中了一个小雕件,他问我要多少钱。我听不懂日语,只能猜测他的意思,就拿了一张纸,在上面写了个价格:3.8万日元。   那个日本人很爽快地付了钱。我拿着钱,心里暗暗吃惊。要知道,这3.8万日元可是我壮着胆子写上去的。3.8万日元就相当于2000多元人民币,这样的价钱比国内要高出不少。   不过话说回来,开业前,几个朋友对我说的话还是有道理———价钱要定得高一些,旅行社带团过来要按比例提成,我们的成本很高。   那几年,国际旅游团数量很多,有时候一天会来十几个团,生意好做,但对石雕的数量和质量要求也越来越高。我在店里增加了不少国内名石,由开始单一的青田石,发展为同时经营巴林石、昌化石、青田石、寿山石等。   到了1997年,因为“告别三峡”(这是一种错误的炒作,讲述者原话如此,本文照录,但并不认同),湖北的旅游业正处于鼎盛时期,大量国际旅游团涌入武汉,我们店里走货很快,资金渐渐跟不上了。我回到家乡借了30万元钱,才让生意继续下去。   “我的运气很好,正好抓住了那个机会,抢占了武汉旅游景点的石雕纪念品市场。”郑安飞说。   除了归元寺的艺术馆外,我们还在黄鹤楼开了一家分馆,同样主做外宾生意。   可是,到了1999年,归元寺重新规划,艺术馆被拆;不久,黄鹤楼也开始规划,特别是2003年的“非典”,给我们的生意带来了很大的冲击,我们只好慢慢退出旅游礼品市场。   我思来想去,决定开始做国内市场。因为石雕本身就具备收藏价值,我决定以收藏品市场为突破口。   2003年,我在武汉收藏品市场开了一家石雕专营店,因为这几年做旅游礼品市场时的积累,我店里仍然主营几大名石,其中,不仅有价值几十元钱的小雕品,也有价值高达几十万元的大摆件。   因为价格合理,石雕质量也不错,因此店里很快积累了一批回头客。2005年1月1日,我又在徐东开了一家分店,生意越做越顺了。现在算起来,我的资产早超过了百万元。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